1953年一位CIA专家离奇坠楼引出美国高层一场残酷阴谋

2022年9月11日 0 Comments

1953年11月,一位名为弗兰克·奥尔森的专家坠楼身亡。此人是一名CIA资深研究员,根据官方说辞,奥尔森由于服用上了头,出现幻觉导致悲剧发生。虽然做了掩饰再加低调处理,此事在当时并没有引发太大关注,但横跨59年后,随着奥尔森博士的儿子埃里克的一纸诉状,此事才再次进入公众视野,不过这一次,一场被藏得很深的阴谋随之浮出水面。

在很久以前的文章中,我们曾聊到了游戏《红色警戒》中著名的角色尤里。在文章中我们提到了这样一点:尤里并不是以某个人为原型构建的,他其实映射了许多存在,眼看列宁的无产阶级革命理论如瘟疫般传播,部分西方阴谋论者甚至怀疑列宁有“心灵控制”的超能力,因此给尤里配上了酷似列宁的外形;苏联历史上还有一号名叫尤里·马林的人,此君被誉为“脑电波理论”创始人,以他为代表,冷战时苏联曾秘密建立了许多“王牌部队”,他们都可以被视为“尤里”,一度成为美国的心腹大患。

我们之前也讲过,20世纪30年代那会儿,欧洲有位名叫沃尔夫·格里高里夫维奇·梅辛的大佬,此君是个犹太人,他一早就预言德国必败,气得希特勒悬赏20万马克要他人头。当纳粹的种族政策愈发极端时,他便跑到苏联避难。梅辛以“特殊能力”而著称,有传闻称他坐火车不买票,检票员检票时,他随便捡一张废纸递过去就能蒙混过关。检票员事后斩钉截铁地对天发誓,自己看到的绝对是如假包换的车票。梅辛还曾当着爱因斯坦的面“看穿”了弗洛伊德的心思,搜出对方事先藏好的一把小镊子,从弗洛伊德脸上拔掉了三根胡子。

梅辛名声在外,斯大林对其很感兴趣,为了验证真伪,他给梅辛出了个难题——去银行取出10万卢布。梅辛用一张白纸就从出纳那儿要来了钱,事后如数奉还时,出纳吓得差点晕过去,但一口咬定自己看到的绝对是支票。随后,梅辛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就连他自己的回忆录从那个时间点往后也突然变得平淡了许多。不过也正是从那会儿开始,美国那边出现了这样一种说法:苏联人在西伯利亚的冰原中建立了一所特殊的间谍学校,从中毕业的学员可以借助工具,从大洋彼岸控制美国官员和政要,这所学校的掌门人正是梅辛。

在那个敏感的时代,对方要有,自己也必须有;也许自己拥有并没有多少实实在在的意义,但似乎看着敌人独享一种东西的“专利”是件很丢人的事儿。苏联方面得到高人相助,“特殊部队”的组建从一开始就进入了快车道,相比之下,美国显得落后许多。鉴于此事的机密性,美国人纵使十万火急也不敢声张,只能暗中下狠劲儿,快马加鞭地追赶。

美国人“后知后觉”,但在手段上比苏联人还要极端。有档案记载,1951年8月16日,法国小镇蓬圣埃斯普里出现诡异事件:当天,有多名法国百姓同时发病,有人大喊有条进了自己肚子,跳下河疯狂灌水,扬言要淹死它;也有人坚持说自己是一架飞机,从三层小楼楼顶跳下,两条腿摔得血肉模糊,居然还挣扎着在地上前行数十米。各种各样的怪病弄得人心惶惶,当局经过调查后发现,这是一起食物中毒事件,病患均食用过面包师让·雷纳德烘制的面包,而他的食材遭到麦角菌污染。

比起阴谋论,这样一起食物中毒事件还是让人松了口气;但毕竟人命关天,当法国当局打算更深层次地向雷纳德了解情况时,人们却发现他于9月26日离奇地溺死在家附近的小河中。直到两年后,此事才有了下文:根据知情者透露,当年那起集体食物中毒事件其实是时任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陆军生物中心的医学博士弗兰克·奥尔森奉中情局之命,偷偷跑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法国小城中所做的新型药物试验。

这种新药于1938年由年仅32岁的药剂师埃尔伯特·霍夫曼研发,它被称为LSD。

LSD无色无味,却有极强的致幻性,1943年,霍夫曼不小心吸了一口,强烈的幻觉就令他在整整两天的时间里无法正常作息。后来根据精准试剂,仅0.25毫克的LSD就足以令一名健康的成年男性失去意识。霍夫曼研发这种药物的目的本来是帮助精神病患者治疗,为癌症晚期患者减少病痛,他也做过警告:“它十分危险,稍稍过量就会对人大脑造成永久性伤害。如果落入非法分子手中,这将会给全人类带来难以估量的灾难。”霍夫曼大概没有想到,这样的“坏人”很快便出现了。

当来自苏联“特殊部队”的威胁越来越大时,在高层的授意下,美国的相关项目也急匆匆地上马了。不过,美国没有梅辛这样的专家指点,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摸清头绪,只能借助一些“外力”达成目标。根据部分美国专家的思路,只要让受控目标丧失意识,间谍就可以轻松撬开对方的嘴,令其无话不说。基于这套方案,无痕无迹且用量极少的LSD就成了首选。1953年底,CIA技术服务室主任西德尼·戈特利布博士以项目主管的身份开启了这项计划。

最初,CIA曾想直接找霍夫曼“取经”,当察觉到对方的意图后,霍夫曼断然拒绝。吃了闭门羹的项目组没有临床数据,很难控制药量,项目组成员无奈之下充当了小白鼠,弗兰克·奥尔森便是在这种情况下意外身亡的。

据埃里克透露:1953年11月18日晚,在项目小组核心成员的6人会议结束后,戈特利布给每人都倒了一杯酒。喝完后,弗兰克·奥尔森回到了自己位于纽约斯塔特勒酒店的住房。次日凌晨2时30分左右,他从酒店1018号房间一跃而下。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弗兰克儿子的讲述,父亲曾在日记中透露正是CIA炮制了1951年蓬圣埃斯普里事件:当年,CIA将LSD偷偷掺进面包师雷纳德的食材中,整座小镇无意间充当了“试药员”;随后,CIA工作人员冒充医生收集到一批宝贵的实验数据和中毒反应,同时将面包师灭口。

对于美国而言,奥尔森博士这种级别的专家是宝贵的资产,拿他们当“小白鼠”,这样的损失是难以承担的,因此,许多监狱中的囚犯成了新的试药目标。从1954年开始,许多囚犯的食物被动了手脚,他们出现了程度不同的中毒反应。仅当年,LSD便造成了5人死亡,数十人大脑受损,发病者超过百人。有知情者透露,当局为了获得更详实的数据,一些无辜百姓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下了药。直到70年代末期,少量档案不慎流出,它在美国社会引发了严重的连锁反应。为了平息舆论风波,美国政府才下令销毁所有相关资料并被迫叫停项目。

梅辛曾笃定地说,他坚信预见能力和远距离观察是存在的,是可以用科学解释的。万物之间都有“场”做维系,它就像是电磁一样,虽然看不见但确实存在;只要“场”被发现并被人类掌握,那么它必将为人类的未来创造无限的可能。我们且不说这类超越时代的东西到底有多少可信度,单从苏联和美国在这个领域研究的手段上来看,这段历史正应了咱们常说的那句俗话——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