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大脑”王昱珩:清华毕业没上过一天班他把生活过成了这样

2022年9月1日 0 Comments

2015年5月,《最强大脑》第二季,一位选手站在舞台,霸气十足地扔下一句话:“我今天站在这里,就是来秒杀你们的。”

这个王昱珩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被称作“鬼才之眼”,到底拥有什么样的魔力才能被冠以“神”的头衔?

当时王昱珩在一次运动中,被羽毛球击中,他的右眼无法聚焦,左眼视力也下降至0.4。医生最后给出的诊断结果是急性青光眼,这意味着他随时都可能失明,结果错失了第一季的录制。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个废人”,他带着那只黄绿色的亚马逊鹦鹉一路向南,登上了《最强大脑》的舞台。

节目组给出的挑战是“微观辨水”,要求选手规定时间内,在520杯同质无色的水中找出了特定的那一杯。

王昱珩用仅剩1/3视力的眼睛,以一秒四杯的扫描速度,成功找出那一杯水,甚至还补充了细节:“这杯水旋转了15度,中间经过了两三个人的手。”

在中日对抗赛中,王昱珩两次放弃赛前观察,秒杀国外选手,凭借实力再度封神。

第一场中日对抗赛,王昱珩挑战的项目是“扇面之谜”。参赛选手需要从200把极为相似的折扇中,通过合起的扇子折痕来找到相应的扇面。而他的对手原口证,是能将圆周率背到10万位的记忆天才。

“我放弃观察。”当王昱珩淡定地讲出这句话时,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不已,包括他的对手。

随后他泰然自若地回到座位打起了瞌睡。另一边,国外选手原口证拿着放大镜,争分夺秒地观察着整面墙上的扇子。

“我觉得这个数量,对我来讲是比较少的。如果这是30万把扇子的话,可能更适合我。”——当时节目在南京录制,而这里的30万,指代的是当年南京大屠杀中所有遇难者。

第二次中日对抗赛“唇唇欲动”项目中,选手需要先观察31位女生的嘴唇,然后在732张唇卡中找出其中4位女生的唇印。

这个项目的难度在于,人的嘴唇形态并非是固定的,唇印会随着按压力度、张口形状等发生一定的改变,与观察到的形态会产生偏差。

王昱珩剑走偏锋,在看过被评委选中的4位女生的嘴唇之后,他纯靠想象力从732个唇卡中推理出了对应唇印。

最后的结果依然惊人。青木健用时39分54秒91只找对三个,而王昱珩以9分4秒07的速度全部找对,完虐国外选手。

北大教授魏坤琳称王昱珩是节目中唯一的天才,王昱珩却说自己只是个普通人,能够练就“火眼金睛”,与他儿时的经历密不可分。

当年他家住的老楼上有个大平台,王昱珩就在那搭了个鸡窝,又偷偷在床底下养了各种小动物,甚至拿妈妈的去捞鱼虫,在爸爸的鞋子里养蚂蚁。

为此,他没少挨打:“我们家基本能断的东西都在我身上断过,但我也没有练成金刚不坏之身。”

他曾养死过一条鱼,并认为鱼之所以会死是因为自己没有一直看着它。于是,他整晚一眼不合地盯着鱼缸,到后来一眼就能看出哪只鱼怀孕。

凭借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盯着一面墙和一条地缝也让王昱珩感到乐趣无穷,这让他练就了超乎常人的观察力。

七岁那年,王昱珩同父母在北京出游时走散,仅靠乘坐公交车时一路观察到的策划牌和建筑物,他独自一人从海淀横跨三区走回了位于东城的家。

王昱珩超常的观察力与他养动物的经历密不可分,而绘画这个爱好则让他如虎添翼,使他能够将看到的东西事无巨细地画出来。

他对画画喜爱到了狂热的地步。还在上幼儿园时,回到家父母问他吃了什么,他就画一碗面条来回答。再长大一些,他课外的时间都用来画画,常常画到废寝忘食。

上高中时,枯燥的学业让王昱珩无法忍受。生性反叛的他,在一模、二模都交了白卷,气得老师告诫同学说:“你们谁要是上课和他一块玩谁就是傻,他爱考哪儿考哪儿。”

老师说得没错,王昱珩的确聪明。高考前他仅仅复习了2个月,就以高出第二名40分的成绩考上了清华美院。

进入大学后,王昱珩依旧我行我素。他在课桌上摆了个老北京瓦缸,在里面把所有淡水鱼都养了个遍。时隔多年,在一场活动上老师仍对他那口鱼缸记忆犹新:“你不是那个上学一直不知道长什么样,前面搁一个鱼缸的人吗?”

每天都干一件以前没干过的事儿,认识一个新植物,学习一个新技能,来一场头脑风暴……

他的大学室友说,王昱珩总是能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并且会非常专注的投入进去,人在专注的时候就容易走极端,而正是这个极端造就了今天的王昱珩。

2003年从大学毕业后,自由不羁的王昱珩没有上过一天班。他做自由设计师,也开淘宝店贩卖自己的手工制品:羊毛针毡、玻璃工艺品、古琴谱……曾经的爱好与历练都成了宝贵的财富。

之所以能走到今天,王昱珩不仅有叹为观止的“最强大脑”,更有令人折服的率真灵魂。

在第三季中国队长争夺赛中,节目组找来刘健跟王昱珩PK。此前他们先后找过四个人,结果一听是跟王昱珩比,谁都不愿意。

挑战的项目是“一叶一菩提”,需要从666个叶脉中找出指定的3片。这对王昱珩来说是个常规题目,而刘健是记忆选手,观察并非他的强项。彩排时,王昱珩全部找对,刘健一个也没找到。

上台前,王昱珩对刘健说,一定会让他全身而退。刘健当时并未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比赛开始。这次王昱珩花费的时间,比以往任何一场比赛都要多。他与刘健一前一后结束了观察,用了近45分钟。最后的结果却令人瞠目结舌:王昱珩只写了一片叶脉的坐标。

这让刘健也大吃一惊,随即想起了上台前王昱珩跟他说的那句话。接着,刘健给出了一个令人惋惜的结果:他写出了两片叶脉的坐标,不过却写反了。

经过了两次戏剧性的转折,最终还是王昱珩赢了。这让节目组捏了把汗,导演甚至冲上台质问王昱珩为什么要这么干。

一个故意弃写坐标,一个有意写反答案。这其实是两位参赛者在反抗节目组套路,是一对重情重义朋友之间的惺惺相惜。

因此,《最强大脑》节目组对王昱珩又爱又恨,他恃才傲物,爱憎分明,且完全不服管。

从一开始,王昱珩就拒绝照搬节目组给他准备的台本,常常在舞台上自由发挥,令节目组猝不及防。

由于不满自己的隐私被泄漏,王昱珩删除了导演的联系方式,并要求其写一千字的检讨。直到收到这份检讨书,他才又把导演加了回来。

他拒绝利用女儿煽情,因此没有答应节目组让他女儿来现场的要求,最后选择带了一只鹦鹉上台。

为了维持新鲜感,《最强大脑》挑战的项目越来越难,带给观众足够感官刺激的同时,也开始“变味儿”了。

第三季最后一场晋级赛,有个非常难的项目:选手需要观察50名运动员15分钟内的奔跑路径,然后准确复原指定的一条。

坐在第二现场的王昱珩听完规则直接脱口而出:“这不是人能做得了的题”并直指节目造假。其他记忆选手也给出结论——绝对不可能完成,这个项目的难度超过了世界纪录。

事实上节目开始前,选手已经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而最后呈现的效果却好像是现场即时挑战。

事后,王昱珩言辞激烈地在微信群中斥责节目变质:“记忆选手通过背题来现场演戏,我实在难以苟同。”

随着节目的流行,将应试教育与记忆培训结合的各类培训班层出不穷。王昱珩并不赞同应试教育,他坚信见识比知识更重要,他的能力就来自于那些所有带给他快乐的东西。

对王昱珩来说,参加《最强大脑》就如下山:“在山上呆久了,下山来看看这世间的新鲜事儿。”

他重拾画笔,给女儿画了很多画像。他希望自己在彻底失去视力之前,能多给女儿留下一些自己眼中的世界。

他宠爱女儿,却从不骄纵。成绩上,王昱珩从不要求女儿追求第一。在学校遇到不喜欢参加的活动,他会帮着女儿请假。但当他认为老师的安排很有必要时,就会跟女儿讲道理:“该妥协时就妥协,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女儿4岁时,他便让她独自一人乘飞机去云南探亲。一有机会,王昱珩就带着她满世界跑,去露营,去看极光,还曾一个暑假开车游历了13个省。出门在外时,女儿的行李都是自己收拾,如果请假落下了课,也得靠自己补回来。

由于担心自己作息时间影响到女儿,经过商量后王昱珩将她送去了寄宿学校。之后每到周末他就消失了,朋友们谁也联系不到,因为那是他跟女儿的专属时光。两人会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如果在家就各读各的书,女儿的阅读范围颇广,科幻、文学、武侠甚至言情,王昱珩从不干涉。

王昱珩看着女儿天线岁的女儿坚定地摇摇头:“一个人不管到哪儿都不可能是孤独的,虽然他旁边没人,但是也至少有生命吧。”

那一刻,这个在赛场上睥睨天下的大神,被女儿触动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笑得无比温柔。

“很多人对他们有误会,殊不知正是他们的存在,才让我们的生活更安全,他们也是中国的骄傲。”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就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这是王昱珩喜爱的一首诗,乃是兰德所作,杨绛所译。

在王昱珩一花一虫一世界里,一角一隅皆有着万般时尚。身材中自有青山在,何必随人看桃花,王昱珩把生活过成了诗,活出了所有人羡慕的样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